热搜: 病例 疫情 新冠
当前位置: 主页 > 资讯 > 社会万象 >

钱该怎么挣?52%音乐人没音乐收入,版权收入两极化

2021-01-13 20:38 [社会万象] 来源于:网络整理

  音乐人门槛越来越低 版权收入日趋两极化
52%音乐人没音乐收入钱该怎么挣?

  在对来自40多个城市的104名音乐人调研后,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与录音艺术学院教授张丰艳近日发布了《2020中国音乐人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其中透露,过去一年,中国音乐人来源于数字音乐平台或短视频直播平台的收入呈上升趋势,但目前音乐人的音乐收入仍处于偏低水平。

  事实上,这种状况一直都存在着:一方面音乐人的门槛越来越低,另一方面音乐版权的收入日趋两极,使得音乐人音乐收入偏低、个体之间收益差异加大。业内人士认为,如果能让音乐版权规范使用、版税大幅提高,这种现状是有可能改变的。而前提就是作品够好、音乐人够优秀、音乐平台够支持。

  音乐收入偏低

  知名音乐人年入不超十万元

  英国小说家毛姆的《月亮与六便士》,探讨了生活和艺术两者的矛盾和相互作用,虽然杜撰的内容更多,但事实上,对音乐人来讲,他们追寻诗和远方的同时,“便士”也是必不可少的。

  北京青年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不少音乐平台都有帮助音乐人靠音乐挣钱的项目,比如, 中国健康新闻网,腾讯音乐的“原力计划”、网易云音乐的“石头计划”,以及即将关停的虾米的“寻光计划”。腾讯音乐娱乐集团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其在线音乐付费率已从2018年的3.8%增长至8%。《报告》透露,2020年有超过七成的音乐人从QQ音乐、网易云音乐等数字音乐平台获得收入。

  但仅靠用户付费难以养活大批的音乐人,音乐人的收入状况仍不容乐观。据《报告》,有52%的音乐人没有音乐收入,24%的音乐人的音乐收入占总收入的5%以内,7%的音乐人音乐收入占总收入的6%-20%,仅7%的音乐人音乐收入占比达到100%。

  音乐人音乐收入偏低状况实际上已经持续数年。创作过《你在他乡还好吗》《潮湿的心》等经典歌曲的知名音乐人李广平,近十年来,每年靠写歌和版税取得的收入不会超过十万元,而他在歌坛已经打拼数十年。其他默默无闻的从业者,其收入状况也就不难猜测。

  在接受采访时,李广平表示,以音乐为生的人基本上是音乐教师,音乐创作者和歌手能够靠音乐赚钱的人不会超过10%,大部分会以第二职业养活自己。“我自己也很困惑,音乐人收入这么低,为什么我们每天还有那么多歌曲上线,这制作费用是哪里来的?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希望进入这个行业?”

  版权收入两极化

  有人年入500万 有人可能只有几毛钱

  资深音乐经纪人梁熠接受北青报记者采访时介绍, 今日舆情网,职业音乐人的收益大致分为以下几块:版权、制作、ost(原声配乐)、演出等。

  梁熠说, 资讯联盟网,现在音乐人和平台的版权合作模式有两种:一种是按点击分成;一种是平台付制作费买断。

  点击分成方面。近几年,数字音乐的一大特点就是:头部热门(如周杰伦、五月天等的作品)版权价值不菲,腰部、尾部(新人或者不知名的音乐人)作品则无人问津。调查显示,90%的歌属于“停尸房歌曲”(歌曲发表后无人问津、没有点击率、没有数据), 中国大雅新闻网,无点击数据就无分成,只有大约10%的歌曲才会有收入。近年版权分成比较成功的案例之一,就是歌手高进创作的《我们不一样》在短视频和直播平台上走红后,一年拿到的分成高达五六百万,但这是个案。更多创作“停尸房歌曲”的音乐人,一年的版权收入可能就只有几百元,甚至几元、几毛。资深音乐策划人、北京宇悦文化唱片总经理晓飞就说,前两天看到有些已经很活跃的音乐人在网易上年收益仅为1.7元。

  至于选择平台买断模式,一般一首歌的费用从2万到5万不等。未来如果这首歌红了,分钱的事就跟音乐人没有关系了。如果平台跟唱片公司谈打包,唱片公司再去跟个人结算,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音乐制作人张亚东曾对这样的合作模式提出过质疑:版权费用逐轮高涨,大部分音乐人未能得到实惠,很多音乐人和唱片公司签了“一锤子买卖”,音乐发表之后的收益几乎和音乐人无关。于是,很多音乐人跳过唱片公司和版权方直接签约,但新人的永久买断仍在继续,老音乐人的生存状态也未因此改变。

  新人缺乏渠道

  热搜来得快去得快 没播放量就没收入

  歌曲点击量少,歌手演出自然也不可能多。梁熠指出,很多二、三线城市的商演都愿意邀请有经典代表作的老牌歌手或者是唱红所谓“口水歌”的歌手,多数独立音乐人很难靠商演赚钱,有一部分只能依附于音乐节。

推荐文章